logo

首页 -- 新闻动态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人生若只春风醉,何来雪中炭火暖?

发布时间:2019-05-08

     “李大娘,你的饭来啦!”耳朵不好使的李大娘眼看着主管护士余颖将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了进来,脸上露出孩子般的笑容,双手从被子里伸出来给余颖一个劲儿挥舞。
    跟一般的病患不同的是,李大娘患有类风湿关节炎,关节变形肿胀厉害,不仅不能换衣下床打饭,大小便也不能自理,日常生活完全需要他人近乎寸步不离的耐心照料。孤寡老人的她文化尚可,能听懂医生的告知事项并签字,但是患病的老人情绪低落,她执意不愿意告诉远亲自己生病的事,对医护人员也比较抗拒。科室护理组在护士长李红霞的带领下,专门召开关于李大娘的护理工作会议:关于类风湿关节炎的护理,主要从心理上进行疏导,告知病患该疾病的发病原理和预后机制,从心理上给李大娘建立“可治疗不可治愈,有麻烦但不可怕”的思想战线,鼓励李大娘树立对疾病正确的认知,放下包袱,尽可能更好的配合医护的治疗和护理。
   将中医专科护理特色充分发挥,由专科护士带领,结合医嘱进行温灸、穴位贴敷的治疗,另外根据患者病情进展情况进行个案护理讨论,并认真执行讨论结果。
    生活上,将团队分为两班,将李大娘的治疗任务和生活起居一并纳入每天的工作:
每天清晨,给李大娘端便盆、擦脸换衣服,然后将外面叫的外卖早餐一勺一勺的喂给老人吃,不能自主翻身的李大娘,也需要护士妹妹们协助翻身和简单的做一些动作来防止褥疮。
    为了让大娘安心养病,大家会轮流和大娘聊聊天,说说话,让她的阴郁心情不断好转起来。
    除此之外,给大娘剪指甲、喂药、整理衣物、拍背按摩也成了家常便饭。
    同病室的病友说,这么脏累的活儿,很多家属都不一定愿意做,就算做也做不到这么精细,可是护士们不仅做了,还做得非常好。受到感动的病友们主动承担了一部分照顾李大娘的任务,不仅不嫌弃的给李大娘端大小便盆,李大娘想更换口味的时候,病友还自己掏钱买可口的饭菜送给大娘吃。
   “这样照顾五保户和其他孤寡老人的工作,在我们科室经常都会做。科室医生护士都非常有默契的对这样的病患异常照顾,捐款捐物、起居照顾、谈话交心是常事。”科室护士长李红霞谈到:“我们的本质工作虽然是医疗护理,但毕竟也是父母双亲的子女,‘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承担更多社会和家庭责任也是人之常情。唯一遗憾的就是,好多时候父母和儿女也需要我们这样照顾和陪伴,却因为工作岗位使然,只能舍弃一些自己的伦常,奉献给病人。”
 
    另一个故事,发生在一个暖和的秋日。
    眉山市中医医院骨伤康复部三楼的走廊,飘着一阵奇怪的恶臭。病人和家属,纷纷到护士站投诉,忙不失迭的护士长李红霞急坏了,一个劲儿给大家解释:“我们20病室因为有特殊病患,所以有异味,请大家谅解,我们会及时处理。”
   唏嘘之余,围观的人群默默的散开,纷纷向那个房门紧闭的病室投去同情的眼光,剩下几个家属围在走廊边议论纷纷。
   “走,给病人提开水抹个澡,然后把给他捐献的衣服换上。”风湿免疫组的护理人员牟利芹、敖仲梅等,看着天气晴好,张罗着要把这两天一直惦记的“小事儿”给做了。病人患有强直性脊柱炎行动不便,加上生活环境差,卫生习惯不太好,一进科室就闻到一股不可名状的气味;患者家属患有进行性皮肤癌,这种病会散发奇怪的恶臭味,两样叠加,35床的病室没有一个病人愿意入住,只好空置出来。
    一直提醒病人需要注意个人卫生的护理团队,眼看前2天天气较凉更考虑到家属身体原因,也就没有过多干涉病患的这个“小问题”。
    推门而入的病房,臭的几乎让人头晕目眩,站立不稳。躺在陪护床上把被子盖得严严实实的家属,惊恐的探出半个脑袋,看着鱼贯而入的“仙女们”。征询病人同意后,“仙女们”开始了麻利的工作:剪手指甲和脚指甲、剪掉油腻腻贴在身上的毛衣和秋衣、用热帕子盖在头上捂一会儿然后擦洗头发、擦洗身上、给病人换干净衣服、把病患家属的衣服和床单被套全部换掉、开窗通风......
   病人崔大爷一直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这群美丽的女孩,毫不嫌弃的做着为人儿女都不一定会做的事情,眼睛里渐渐涌起浑浊的泪水,他的老伴龟缩在角落,想说些什么,终究也没有说出来。
    对护士而言,这仅仅是个平凡的日常,平凡的工作,如双燕掠水,不起波澜,却永远定格在人性的画卷中。
    我们的护士,是孩子的妈妈,孩子在值班室埋头写作业,妈妈在病房穿梭着,不止一两次;还有的时候,生病的护士因为突然增加的病患,没法调班休息,只能输着液做一些办公的工作;孱弱的她们,很少有体重超标的,每天来回的疾走和巨大的工作量,几乎每个人都瘦成了纸片;并不起眼的工作、与辛劳不匹配的行业薪水、病人的埋怨甚至无理对待,她们承受的重量,让每个人都可以酣畅淋漓的牢骚许久。
    但是,社会的责任、病人的依赖、自身价值观给了她们继续下去的理由:病痛可怕,更可怕的是没有尊严;生活的四季,春天总是有人讴歌,而冬天却鲜有人欢庆。在人最痛苦的时候给予他尊严,在人生最难过的冬天,赋予生活温暖,是人类孜孜不倦谱写的赞歌。
    有很多光鲜亮丽的工作,也有很多贱如草芥的人生,前者和后者没有现实上的交集。只有我们的护士,她们每个都美如人间惊鸿,却给了人生最痛苦、最卑贱的那部分生活光明、温暖与尊严。
    是她们, 让我们知道:人生若只春风醉,何来雪中炭火暖?(康复部彭霁、李红霞、王海亮)